学生,假期闲。语c,磨皮。

即使这个结局有那么点老套,但是看得非常爽,崽子终于会飞了。鼓掌鼓掌

爆哭了……

存起来别人给自己写的人设

#未授权勿用
#未授权勿用
#未授权勿用
#重说三

给人以优雅但难以接近印象的女高中生,制服,黑长直,面容冷漠,不太说话,声音有点像玉石相叩……但这实际上是她同班少年说的,可信度大概有0.7吧。

一言以蔽之的茶控,并且能打。善使桌腿,只有“该有表情”的时候才会有表情。成绩中等,独来独往,回家社成员。

【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】的对八卦及美少年态度就像普通女孩子一样。要说哪里不太一样那大概就是“自知之明”吧。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能力极限,因此很少出错。

吃过苦头将“自知之明”作为了自己的三观基石之一。有时会“教训”和斥责那些她认为“没有自知之明”的行为。虽然很少提到但认为着,如果人人都有自知之明世...

爱丽丝自戏.4

#中秋月圆

“啊啦……这是什么?”

眼前橘色点心在暖光下显得小巧莹润,小熊的模样更带了可爱的感觉。坐在高高的座椅上一手抱胸一手轻捏下巴,微微歪头冲人询问。

[这是月饼哦。是中国今天过中秋节的食品,尝尝吧?]

“哼嗯——原来如此。”

哼着鼻音拉长语调,晃荡一下双腿端坐好。举起小刀缓缓切下去,小心地叉好送入口中。糯米的软糯口感着实令人沉醉,表皮掺了橙汁般略带酸甜味道,馅料则是芒果清香,甜而不腻,美妙口感萦绕舌尖令人享受于此。动作仍旧保持着淑女应有的优雅,速度却是加快了几分。
用毕闭眸轻轻擦拭唇瓣,双手交叠抚上膝盖侧头带上愉悦笑意,语气也变得更为轻快。

“这个点心很好吃,”

手指戳戳脸颊...

爱丽丝自戏.3

#晚安
#醉酒

时间已经不早,刚要走回卧室休息却瞥见长桌上放置着一瓶红酒。软木塞已经被拔掉,不知是谁放在这里。
抱着好奇心踮脚将酒瓶抱在怀里,葡萄酒液散出香醇气息。悄悄的将红酒瓶拿到房间,没有合适容器只好拿过家家用的茶具盛酒。

紫红酒液在润白瓷杯中微微荡漾,捧起茶杯好奇地嗅了嗅,举杯仰头顺入口中。葡萄发酵的香气萦绕舌尖,口感和味道可称上乘。
并未感到醉意,禁不住诱惑又倒了几杯下肚。实际不胜酒量咽下几杯便有些晕晕乎乎,脸颊有些发烫眼神朦胧,迷糊着晃了晃头瘫在床上。
软乎乎的趴在床上一手撑着下巴,另一手戳了戳熊玩偶,含含糊糊又有点磕巴的嘟囔不时冒出几个酒嗝。

“你……你笑…笑什么呀……嗝”

爱丽丝自戏.2
#图源原漫
#勉强原著梗

大厅空荡寂静,身侧只有被那个中年大叔安排的无趣古板的下属。
长桌上摆满的各式甜品也无法引起兴趣,介于应有的淑女礼仪不好发脾气埋怨,不着痕迹的嘟了嘟嘴,手举丝帕半阖眸拭去唇瓣奶油。跳下高椅,随手将沙发上穿着连衣裙的玩具熊拉到怀里抱紧。走至门边踮脚抚上把手,听见下属询问和阻拦之意,侧头带上礼貌笑容回应。

“没事啦,只是转转而已。”

走出房门快速关好,掏出藏在小熊背部衣服内侧暗袋的备用钥匙快速锁好门。半弯腰一手抱着玩偶,微吐舌尖,指尖点上侧颊向下稍稍用力,冲着紧缩的门做出鬼脸。

哼,就知道你们打算跟过来。略。

皮鞋鞋跟叩在地上发出微闷响声,在寂静走廊中更...

爱丽丝自戏.1

#日常

用过晚饭颇为无聊的趴在柔软大床上,手中画册已经看过了不知多少遍。小腿翘起不时的晃动,手指玩弄着垂下来的金色发丝,看到结尾无趣的嘟了嘟嘴,翻身仰躺在床上举高画册,闭眼微仰头大声棒读。

“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——啊啊,真是俗套的剧情,就不能有趣些么?”

颇为失望地将画册随意扔到一边又翻了个身趴着,指尖抚上被面复古花纹轻轻描绘,不一会也便失了兴趣。仗着偌大卧室只有自己一个人便不断地打滚,金色发丝也变得凌乱。

“真是……就没有什么有趣的吗——?”
“啊。糟糕。”

侧身背部朝外时似乎一不小心滚到了床边,来不及伸手拽住什么物什就扑通一声落到地上。臀部和背部传来隐隐痛意,拱起背部手伸向后...

泉镜花自戏.4

#午饭?
#摸鱼捅蛋[。

侦探社的大家还都在工作中。

已经处理完自己的事务了。

肚子好饿。

没有钱可以出去买东西吃。

手掌抚着隐隐发出咕咕响声的肚子,垂眸有些走神地思索。蓦地想起好像还有今早剩下的茶叶蛋,起身走到厨房仔细剥开,因为不想吃凉的便倒了热水放进小碗烫热。
过了一段时间伸出手指戳戳露在外面的一小点,结果被温度烫得一缩手。

……好烫。

轻轻用指甲拨动茶叶蛋,思考些许取了一副筷子,瞅准时机猛地捅了进去。满意地咬了一口刚好咬到蛋黄,吃得急了有些噎。

[……小镜花?]

“呃……唔?”

听见有人叫自己,缓了缓气转身看过去。眨眨眼颇为疑惑地看着来人复杂的表情。

嗯……怎么了吗?

泉镜花自戏[?.3

#大概是台词梗,吧。
#①.“我的名字是镜花。”

1.

[镜花——]

母亲拉长语调的扬声唤名,声音还是那么温柔,挑起来的尾音溢满温润笑意。停下玩耍抱住绣球,回眸便见得母亲站在廊中,弯眸笑着挥手。和服袖口在空中随动作划出优美弧线。
微风拂过散去一些暑气,屋檐风铃发出悦耳铃响,虫鸣嘈杂显示暑意。些许汗珠沿脸庞流下,侧身绽开灿烂笑颜小跑着过去。

“母亲!”

2.

[去吧,镜花……妈妈……会一直在,你身旁……]

昔日迷人风韵不复回,仿若被雨打散的残花。眸中色彩逐渐暗淡,短短的一句话也断断续续用尽了全部力气。
双眸瞪大尽是惊恐与绝望却流不出一滴泪,幼嫩小手颤抖着探向鼻下已失去气息。吓得身子不断颤...

泉镜花自戏.2[改]

#第一次见到尸体

今天,父亲出差回来了。

虽依旧不善于表达感情,但心上确实雀跃。被母亲扎了低低的辫子得到允许抱着心爱的绣纹球到小院玩耍,脚步也带上轻快意味。一手抓着和服袖口防止运动不便,另一手时快时慢的拍动皮球。眼眸闪烁着,认真盯着上上下下的皮球,球内的铃铛随着跳跃发出清脆响声实在悦耳。
虫鸣幽幽拢入耳畔,不用侧头也能看见屋内微暗暖光。

嗯?什么声音?

窸窸窣窣的莫名响声在这些声音中显得突兀,用力一拍待球弹起双手抱住,抬足踏上青石板路小跑着回到家门口。屋内光影似是争斗,抚上门框唰的拉开门。

入目景象惊的手上一松绣球掉落,瞪大眼睛启唇,却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父亲举刀与雪白人偶对峙,噌的一声刀...

1 2 3
© 竹玟 | Powered by LOFTER